楚昭昭

懒,没救了。各种代购广告来一发。

求婚(3)

喵了个咪的,觉得我再不结文自己要先受不了了,嗯,这一更完结吧,这么点儿字我居然能啰嗦这么多天,也是服了自己了。

-------------------------------------------------------------------------------------------------------------------------

约好的周中到了,这天晚上是穆勒回来的日子,因为飞机到达已经是下午5点,所以当厄齐尔在机场接到穆勒时,穆勒提出了去市区一家餐厅吃完晚饭再回去。一路车程两人交谈的非常愉快,不得不说,偶尔的分开积累的这份想念,不管过去了多少年,依旧没有变化。穆勒看着今天似乎也精心装扮过的厄齐尔,满意的扯起了嘴角。

“这家餐厅的环境真的挺棒的,你怎么找到的?”厄齐尔从停车场下来后一路和穆勒穿过餐厅外面的喷泉广场,喷泉广场的两边的绿色草坪上,摆放着户外用餐的桌椅,已经有不少客人落座,他们轻声的交谈,快乐的欢笑,一片惬意的景象。“我的朋友推荐的,当然,和你一样,我也是第一次来,看你这么喜欢,我要在我的可信朋友系统中再给他加上一颗星。”穆勒十分高兴解释,“不过看你这么喜欢户外的位置,我希望我今晚安排在室内的雅座不要让你失望。”“不会,显然里面更棒。”厄齐尔在通过侍者打开的大门后说道。穆勒满意的看了下餐厅充满创意的设计,盯着厄齐尔闪亮的眼睛,心情更加的高兴。

坐在二楼的两人享受了一顿美妙的晚餐,这会儿正一边喝着红酒一边闲聊。忽然,电梯口那边冲过来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直奔到穆勒他们桌前,抓起酒杯对着穆勒的胸前泼了过去“你这个无耻的混蛋,让我这么痛苦,自己却在这里享受!我不会让你好过的!”穆勒一脸惊诧的表情看着闹事的男子,厄齐尔也禁不住张大了嘴巴,对眼前的场景完全无法反应过来。这时候侍者叫来了保安,拖走了闹事的男子。

“托马斯,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啊,我希望最好不是那些破事儿……”厄齐尔问向穆勒,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一瞬间的回神他在脑中已经想了千万个糟糕的可能。“我……”穆勒还未出声,又一名保安走了过来“先生,我想你可能需要和我们去说明一下情况。”说着示意穆勒一起离开。“没事的,宝贝,我一会儿就回来。”穆勒安慰了下厄齐尔就随保安走开了。

“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厄齐尔不安的坐在座位上,忍受着周围餐桌的人们投来的目光,一瞬间红了眼眶。他现在只祈祷并不是什么大事,穆勒能够很快的解决并回来,至于那个男人,他现在无力去想那么多。如果真有什么事,他会原谅穆勒,是的,他会原谅他,接纳他,只要穆勒还爱他。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位头发有些苍白的老者走到了他的餐桌前,轻轻的递上了一杯柠檬水,“先生,您还好吗?”“……”厄齐尔抬起头,红着眼眶看着来人没有说话,他现在心中一团乱麻,只要是和穆勒扯上关系的事,总能轻易击碎他引以为傲的冷静。“没事的,放轻松,我是这里的经理,不会有什么事的,相信我,我在这里干了40多年了,我见过各种各样的情况,我担保没什么大事,好吗?”老者温和的笑着看向厄齐尔,用言语安慰着他,厄齐尔这时渐渐的平静下来,他轻轻的点点头“谢谢。”接着他又哑着嗓子像是喃喃自语一般“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啊,为什么会这样?我是说那个男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很爱他,对么?”老者看着厄齐尔亲切的询问道。“是的,我想是的,所以我现在才会这么慌张,我不想失去他,我想我的人生不能没有他……”也许是在经受了这么忽然的刺激之后老者的安慰这么温暖亲切又体贴,厄齐尔毫不犹豫的说出一直以来深藏在心底并不总是让人轻易察觉的深情。“我保证,你在这里会度过一个愉快美好的夜晚,不管怎么样,结局总会是美妙的。”老者的笑意更深,他伸手拍了拍厄齐尔的肩膀,这时餐厅的钢琴师像是懂得他的暗示般奏起了美妙的音乐,歌手唱起了爱情的诗篇:

“I livebeneath the heart

I watch you from the dark

I'm every breath I'm everydream 

I've known you forever

 I've followed you everywhere

I'm every scar I'm who you are

when you think you're alone

when you cry cos someone's unfair

you can rest assured I'm always there 

even when you feel like you don't belong

even when you fall and it all goes wrong

you know that I'm with you

that I'm with you all the time……”

伴随着歌声,整个餐厅的灯光灭了下去,每个餐桌却亮起了一盏盏烛光,烛光中的每位客人都轻轻的拍着手合唱着。厄齐尔在这景象中惊诧的无法回神,只能捂住嘴巴,拼命的回想发生的事情好抓住那么一点儿线索。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思考,老者对他伸出了手,微笑的说道,“我说过这会是个美妙的晚上,这都是为你准备的,孩子。”厄齐尔难以置信的将手伸给了老者,由他牵引着从电梯走到了一楼大厅,这里通过大门的地上已经铺好了一条由红色玫瑰花瓣组成的地毯,两边点满了摆成爱心形状的蜡烛,在烛火摇曳中,他走出了侍者拉开的大门。

门外的音乐喷泉边的灯光忽然点亮,一道道的喷泉喷向天空,在落下的水花中,映衬着绚烂的灯光,犹如梦境一般。在厄齐尔缓缓通过的时候,两边草地上的人们全部起立鼓掌,这时候从草地跑来两个天使般的孩子,他们穿着洁白的纱裙和小西装,一左一右的拉住了厄齐尔的手,将他带到喷泉前的路上。这会儿,这些惊喜、快乐、幸福感填满了厄齐尔的心,一点点的溢出来,化成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挂在了脸上。

一驾被玫瑰花和丝带精心装饰过的马车缓缓的驶过来,又在距他十米的地方停下来。当他看到这条路的那边那个缓缓的从车上下来的身影时,他的视线被控制不住的眼泪模糊了。穆勒此时已经换了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白色的传统高领衬衫,脸上挂着微笑的他那么英俊,这个瞬间让厄齐尔几乎没办法移开视线。“嗨,宝贝,希望我回来的够快。”看着泪眼朦胧的厄齐尔,穆勒有些心疼的上前拉住他的手,轻轻擦掉他的眼泪。此时的厄齐尔已经说不出话,只能扇着他的大眼睛,默默的点头,并试图让眼泪掉的不要那么快。

在厄齐尔控制住情绪,露给穆勒一个灿烂的笑容时,穆勒向后撤了一小步,然后单膝跪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方形的小盒子并打开,里面是两只象征着爱情契约的戒指。“宝贝,现在我应该要像往常那样发挥我的口才说点什么,或者赞美一下和你一起的那些快乐时光,但是,我想……”“你愿意和我结婚么?”没等穆勒说完,厄齐尔已经抢先说道。看着穆勒有些晃神的表情,厄齐尔在心里已经笑开了花,作为被戏耍了一个晚上的他,当然要回以颜色。“还要我再问一遍么?托马斯.穆勒?”周围的人们已经开始笑了起来。“好吧,宝贝,我想你抢了我的台词,不过,我愿意。”在被亲爱的宝贝摆了一道之后,穆勒无奈的笑笑,然后迅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不管怎么样都好,至少结果是一样的。

厄齐尔伸手拉起穆勒,在众人的掌声和祝福中交换了戒指。厄齐尔伸开双手抱住穆勒,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幸福的闭上了眼睛。穆勒一手轻轻搂住厄齐尔的腰,一手抚摸着爱人柔软的后颈,笑着说道:“既然都答应了求婚,要不我们趁这个好日子,直接就把事儿办了吧?”“啊?”厄齐尔睁开眼睛惊诧的看着穆勒,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难道,你不愿意和我结婚么?你刚刚明明先求婚过了,而我也答应了。”穆勒用有点受伤的语气耍赖的看着厄齐尔。“是这样没错,但是,我想我的家人和朋友也应该在场的情况下结婚……”厄齐尔有点无奈的看着穆勒然后说道。“我想这应该不是问题。”穆勒哈哈笑了起来,扬起下巴示意厄齐尔。

厄齐尔顺着穆勒指引的方向,看到草地上的人群渐渐的散开让出一条路,在路的尽头已然有一名神父站在搭起的高台上,两边的拱形花廊边的座椅上坐满了他们的家人和朋友,每一张熟悉的脸上都挂满了祝福的笑容。傻波和小猪带头站了起来,他们轻轻的鼓掌,笑着致意,仿佛鼓励着他向幸福的生活大胆地迈出脚步。在那里,他们会宣誓成为夫妻,缔结爱情的忠贞契约,一起面对未来的一切,相伴相随一生……

“托马斯,你总是让我意想不到……”厄齐尔再次感动的红了眼眶。“好了宝贝,这会儿哭太多,念誓词时声音可就不好听了。”穆勒笑笑的抚摸着厄齐尔的背,在他的耳边意味深长的说道:“当然,体力也是一个原因,我想今晚还很长……”

 

 

----------------------------------------------------------------------------------------------------------------------

咩嘿嘿嘿~~我是拉灯党,终于完结,撒花,HE~~~~~文中求婚的歌曲叫《With you all the time》歌词的寓意还是很好的~视反应程度看要不要番外,啊,我又在给自己挖坑了么……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