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昭昭

懒,没救了。各种代购广告来一发。

求婚(2)

我又无耻的来更了,我觉得可以两天写完的东西,结果一拖再拖,对付这种拖延症,我真的很无力,其实,这只是懒癌吧?二队和U21双冠了,好多人都在猜18世界杯的时候穆二傻的位置会不会变,我是真心的祈祷能好好的再欣赏这对双子的合作,也许18世界杯就是在娘家队相处最后的时光了,嗯嗯,现实只会比文里更虐,你们懂的。

 

-------------------------------------------------------------------------------------------------------------------------------

   这个周末的厄齐尔与往常有些不同。虽然和猪波夫妇一起游玩时厄齐尔总是很容易就能笑出声来,但是在两人独处时穆勒明显的感觉到厄齐尔的失落。相处了七年,虽然不如前面两三年那样对对方的每一个细节都那么在意和小心翼翼,但他依然能够敏锐的抓住厄齐尔的情绪,这一点,从第一面开始,就不曾改变。

 “梅斯,这家的冰淇淋味道真不错,我以后也要开一家。”傻波说完举起手中的圆球又狠狠地咬了一口。“嗯”厄齐尔轻声应到,然后也咬了一口手中香草薄荷味的冰淇淋,丝毫没有感觉到鼻尖上也沾到了一点。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穆勒已经率先捧住厄齐尔的脸颊用拇指抹掉了那点诱人的甜品,而厄齐尔却反射性的拍在了那只手上。“啪”,随着空气中的这声脆响,其他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啊,我只是……”厄齐尔看着穆勒的蓝眼睛,对自己的过激反应感到抱歉。“不喜欢别人捏你的鼻子。”穆勒笑着接过话题,轻松的带了过去,“我还记得第一次被你拍掉手时,我心惊胆颤的感觉自己肯定是被甩了。”这句话引得其他两人也笑了起来。“是啊,那次之后托马斯给我打了一整晚的电话哭诉他失恋了,然后不停的骚扰我,让我们给他出主意怎么才能挽救他伟大的爱情……”小猪和傻波开始声情并茂的回忆当年的那些趣事,而在他们身后的两个人气氛却有点僵。“我知道你在走神,但那次之后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再拍过我捏你鼻子的手了。”穆勒小声的对厄齐尔耳语,语气听起来有那么点儿担心又有那么点儿苦涩。

“所以宝贝,你到底怎么了?”回到两人的家中,穆勒将车钥匙随手扔在茶几上,顺手拉过厄齐尔坐在沙发上,然后轻轻地扳过他的双肩,直视着那双大眼睛,关切的询问起来“我总觉得你这两天有些心不在焉,出什么事了?是工作上的问题么?还是身体不舒服?哪里不舒服?要我陪你去医院么?我想我可以明天请假,然后……”“托马斯,”厄齐尔看着穆勒关切的脸,此时紧张又严肃起来的这张脸说实话并不那么俊俏好看,但是他还是沉溺在那双深情的蓝眼睛中,心里那些嘈杂的不确定一瞬间都消失了。“没有,我没有不舒服。”厄齐尔的手轻轻搭上穆勒的胳膊,将它们从肩上拉下来,然后将手放进了穆勒的手心里,“我只是,看到傻波他们那么甜蜜,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时间过的真快,那么久了,他们一直在一起,而且现在,还成了合法夫妻……我的意思是,结婚好像使他们有些不一样了,虽然我知道他们的感情和相处还是原来那个模式,但是,总是觉得有些微妙的气氛让我觉得,怎么说,他们看起来更爱对方了。”在知道厄齐尔想什么之后的穆勒松了一口气,终于露出了他的招牌笑脸。“是啊,没错。我也感觉到了。在我看来,他们两个简直是大写的移动标签——猪波夫妇。”“所以,我在想我们……”厄齐尔在下定了决心之后开口。

“托马斯,你的电话!”伴随着穆勒手机传来的自己嗓音的来电铃声,厄齐尔只能哭笑不得的先暂停了这个话题。“抱歉宝贝,BOSS来电话了,我想我是不是先接一下?”穆厄笑着询问厄齐尔,然后在后者的眼神示意中从裤兜掏出了电话走向落地窗边。“抱歉亲爱的,我可能要去处理些项目上的问题,最近几天我不能陪你了。”接完电话的穆勒有点无奈的对厄齐尔说道“对方要求我们飞去纽约的项目现场,四个小时后飞机就要起飞了,所以我想我不得不马上收拾行李就出门。”看着厄齐尔眼中的小小失望,穆厄伸开手臂深深的将他抱进怀里并在唇上落下一吻“我保证,事情一结束我就马上回来陪你。”

半个小时后,厄齐尔看着拖着行李箱上了出租车的穆勒一边挥手一边远去,只能抱着双臂在心里叹了口气,总是有机会说的……


评论(2)

热度(11)